“好的配乐是对某种更深刻的意义的致敬” 专访美国配乐大师艾伦·曼肯
李邑兰 于 2018.07.23 15:36:40 | 源自:南方周末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做音乐剧时,其实你和观众有一个约定,让他们在听到第一首歌时就能了解你要表达什么,你会用什么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

作为获得最多奥斯卡奖的在世艺术家,69岁的艾伦·曼肯获得过八座奥斯卡奖。第一名的保持者曾是另一位好莱坞音乐大师阿尔弗雷德·纽曼,他比曼肯多一座,纽曼于1970年去世。除了奥斯卡,曼肯还拿过11次格莱美奖、7次金球奖和1次托尼奖。

令曼肯跻身音乐大师之列的,是他为迪士尼电影做的配乐——从《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到《风中奇缘》《魔发奇缘》等,他也因此被称为“迪士尼音乐教父”。《纽约时报》曾评价,“曼肯的曲调让迪士尼的世界变得圆满”。

2017年的全球粉丝大会D23期间,迪士尼为曼肯举办了专场音乐会。台下座无虚席,曼肯现身时受到了摇滚明星般的拥戴。

2018年6月,上海开始常驻演出百老汇音乐剧《美女与野兽》中文版。原版音乐剧根据1991年迪士尼同名电影改编,于1994年登上百老汇舞台,演出至今,是音乐剧史上演出时间最长的音乐剧。无论电影还是音乐剧,曼肯都参与其中。在上海迪士尼大剧院,曼肯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

“用具体的音乐风格讲故事”

南方周末:据说电影《美女与野兽》一开始并不是音乐片,只是单纯的动画故事片,之后迪士尼改变了想法,邀请你和另一位作曲大师霍华德·阿什曼来配乐。你们的灵感何来?

艾伦·曼肯:当时霍华德想出城堡摆件被施魔法的主意,让这些角色来表达这部剧所需要的幽默、温暖,否则,它基本就是一位美女和一头野兽每天吃晚饭而已。

我们想融入古典和欧式元素,这是一部很法式的音乐剧。在做音乐剧时,我就像手握一个调色盘,要把握平衡,比如最上面的颜色是序曲中的经典法式风格,又加入莫扎特或是贝多芬的音乐风格在《贝儿》这首歌里。对我来说,这是将不同的色彩呈现在调色盘上,最后创造出一首歌。

南方周末:《美女与野兽》1991年首映时,反响热烈,一位《纽约时报》的评论家说那一季最好的百老汇音乐剧不在舞台上,而是在大银幕上的《美女与野兽》。电影的成功是你们后来将它改编成音乐剧的原因吗?

艾伦·曼肯:当时的迪士尼并没有非常想进军百老汇,后来他们意识到,不用从零开始制作一部全新的音乐剧,可以将动画片中的故事和音乐扩展到舞台上。动画片中的歌曲是基调,在此之上拓宽故事。音乐剧的标准格式为两幕,但电影是三幕,所以我们得考虑好从哪里切幕。最后我们决定在《如果我不能爱她》这首歌时落下第一幕,野兽赶走美女贝儿,唱着“如果我不能爱她,还有谁能爱”。

南方周末:有没有一些在电影版中被删掉的曲目出现在音乐剧中?

艾伦·曼肯:比如《再变回人类》就重回了舞台。这首歌有九分钟之长,讲述城堡里被施了魔法的摆件看到美女与野兽越来越亲密,觉得自己有变回人类的可能,非常高兴,这首歌描述了长达几个月的心理历程。但在动画片里,这个时候野兽莫里斯迷失在森林里,如果按照这个时间线走,他估计都要尸骨无存了,因此我们只有把这首歌删掉。但在百老汇音乐剧版本和后来翻拍的真人版电影里,我们都加进了这首歌。

南方周末:你早期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与霍华德·阿什曼合作完成的,你配乐他填词,能否具体谈谈你们的合作?

艾伦·曼肯:在遇见霍华德之前,我既作词也作曲。当时他有一个库尔特·冯内古特写的小说版权,叫《上帝保佑你,罗斯瓦特先生》,我非常喜欢冯内古特,很高兴能和他一起创作音乐剧,那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

霍华德想写词,所以我就专职作曲。他之前从未写过词,但照样能填出很美的词。霍华德能一人完美分饰三角——作词、编剧和导演。分工之后,我就负责作曲,他负责作词、编剧和导演,在我们找到音乐总监前,他还负责弹奏配乐。当时他有一个剧院,我们得以在这个剧院里呈现《上帝保佑你,罗斯瓦特先生》。

《上帝保佑你,罗斯瓦特先生》演出后,舆论反响好像还不错,但也不是所有的评论都是正面的。当时纽约有一位传奇评论家,言辞锋利,他很不喜欢这部音乐剧,并且评论,听什么音乐都比听艾伦·曼肯的强,他作的曲,跟优美的旋律或创意都沾不上边,这些曲子一首接一首像脏抹布一样漂过,还不停地滴水。

这部音乐剧之后,我们合作了音乐剧《疯狂花店》。霍华德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想做柯尔曼电影《疯狂花店》的改编版,我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原版是一部1960年代的电影,我们做成了爵士风。1960年代的很多恐怖片包含了简单上口的摇滚舞曲,还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我希望把这些元素融入音乐剧里。

通过《疯狂花店》,我学到了一点,这也贯穿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那就是一定要用非常具体的音乐风格来讲故事。做音乐剧时,其实你和观众有一个约定,让他们在听到第一首歌时就能了解你要表达什么,你会用什么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所以不管是《疯狂花店》的摇滚舞曲风,《美女与野兽》的法式音乐剧,或是《阿拉丁》的哈莱姆爵士乐,用具体的音乐风格讲故事都是我和霍华德合作的标志。

“我坐在靠走廊的座位, 就知道自己要获奖了”

南方周末:《疯狂花店》为你赢得了第一个奥斯卡提名,真正让你捧走奥斯卡最佳电影配乐的是你为迪士尼配乐的电影《小美人鱼》,能谈谈《小美人鱼》的配乐过程吗?

艾伦·曼肯:我记得霍华德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想和我一起制作动画电影《小美人鱼》,当时的目标是做一部永载史册的电影,让小美人鱼能和灰姑娘、白雪公主、匹诺曹和彼得潘等形象媲美。

我们探索的第一件事,就是电影的音乐主题,比如水流的声音,水流声音就成为了这部电影的经典音乐主题,我们从这个幻想的世界里捕捉到各种表达手法。塞巴斯蒂安本来是一只非常古板的英国蟹,但是霍华德觉得音乐的表现力不够丰富,想把它做成加勒比海的螃蟹,这样就和《小美人鱼》的海底世界氛围非常契合。这一改动让音乐在文化层次上更多元,我们为塞巴斯蒂安加入了雷鬼风格,最后效果非常好。

南方周末:《小美人鱼》拿到了两座奥斯卡奖,这是你意料之中的事吗?

艾伦·曼肯:我第一次获得奥斯卡提名是《疯狂花店》,当时我以为要获奖了,而且一位演出嘉宾还唱了剧中的一首歌,获了满堂彩,我就觉得,大家这么喜欢这首曲子,我肯定要获奖了。但霍华德说,你不用再找你的小纸条看获奖感言了,你不会获奖的。当时我们坐在那一排的最中间,要是拿奖的话,走到领奖台都已经一小时后了。等到因为《小美人鱼》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时,我坐在靠走廊的座位,我知道自己要获奖了。

南方周末:《小美人鱼》1989年首演,最后成为迪士尼动画片复兴的经典之作。之后你和霍华德又合作完成了《阿拉丁》的配乐,能谈谈为《阿拉丁》配乐的过程吗?

艾伦·曼肯:《阿拉丁》的音乐风格受到很多影响,刚开始《阿拉丁》只是一个讲述兄弟情的故事,并没有爱情,后来才加入浪漫的爱情故事以及爵士乐元素。我们设计了神灯的精灵和指环的精灵,指环的精灵是个体格很大、戴耳环的黑人精灵,很嬉皮士,让人联想到费兹·华勒的音乐风格,我父亲很喜欢他的音乐。之后你们听到的“哇哇哇”的部分其实是人声模拟小号的声音。

可惜的是,在《阿拉丁》的制作过程中,霍华德很不幸去世了。

南方周末:你的另一位重要的合作者蒂姆·莱斯,也是你在《阿拉丁》上的合作者之一,你们一起创作出了《全新的世界》这首脍炙人口的歌,这首歌又为你赢得了一座奥斯卡奖。你们的合作是怎样的?

艾伦·曼肯:霍华德对我来说是步伐非常快的合作者,蒂姆·莱斯不一样,他非常平和,也非常风趣幽默。当时我在纽约,他在伦敦,我们没有很多时间一起排演。我要给《阿拉丁》写好三首曲子,第一首是为贾法写的《Why me》,最后删掉了,但写完后我们还是请乐团进行了录制。第二首是《One Jump Ahead》,在市集唱的歌,第三首就是《全新的世界》,在魔毯上唱的歌。这首显然会成为整部电影最为重要的曲子,另外还有一首叫做《为你自豪,儿子》,收录在音乐剧里,但没办法放进电影,因为母亲的角色被砍掉了,所以《为你自豪,儿子》这首歌也被砍了。

在写《全新的世界》时,蒂姆和我想的是《别为我哭泣,阿根廷》的前面几个平行的音节,还有轻扫吉他的感觉,我们觉得很好,就借鉴了。

“不成功的话, 把这首曲子放在一边,再写新的”

南方周末:9岁时,你就展露了音乐天赋,在纽约音乐俱乐部少年作曲家比赛中,你的原创作品《布里》就被评委评为“优秀”。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音乐产生了不同寻常的兴趣?

艾伦·曼肯:我九岁时写的第一首曲子,可能是受了鲍勃·迪伦曲风的影响,歌词里写着“无法再找回过去”。但是我太小了,真的没有多少过去可以找回。

我觉得我生来就是要和音乐打交道的。我第一次看《幻想曲》,看到画面和古典音乐的结合,尤其是与贝多芬、柴可夫斯基的音乐结合在一起,真是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那时开始,我就对音乐非常痴迷。对我来说,音乐就是一门语言,一有机会我就去弹琴。我当时是个很差劲的学生,非常讨厌练习,基本上弹几个乐谱上的小节,就开始即兴发挥,自己谱曲了。

大学时,我去了纽约大学当医学预科生,但这个决定简直就是个笑话,因为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弹琴谱曲。我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写曲子上,这是我热爱的、最让我有满足感的事。

我一首接一首地写曲子,还加入了BMI音乐剧戏剧工作坊,课程负责人是优秀指挥家莱曼·恩格尔,他为众多百老汇音乐剧谱过曲,并研究从指挥的角度如何创作音乐剧。我们在课堂上夯实自己的才能,开始接受任务,第一次试着自己写音乐剧。为不同的角色和故事谱曲,让我感到自由和解脱。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待配乐在一部电影或者音乐剧中的作用?

艾伦·曼肯:根据项目不同,音乐的作用就会不同。比如《美女与野兽》,在开始的时候,我接到的任务就是要创作出一个可以得奖的大热曲目,这首歌曲能脱离电影独立存在和流传。在我看来,好的配乐不仅仅反映项目的内容,还是对某种更深刻的意义的致敬。

南方周末:你作曲时的状态是怎样的,如何获取灵感?

艾伦·曼肯:我每天都是早上9点半到工作室做音乐,直到离开。我对每个曲目都需要融入感情,如演员一样,感受悲伤、喜悦。我总是根据剧情来寻找音乐的创作灵感。比如《美女与野兽》,当两位主人公最终在一起,我想的是用音乐见证他们的爱情,这时需要共鸣感强的音乐,他们相拥跳舞,我就跟随剧情创作了欢快的舞步曲。

南方周末:你获得过八次奥斯卡奖,这对很多年轻的艺术家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有什么秘诀可以分享吗?

艾伦·曼肯:用你的心和灵魂去为角色和故事写曲子,成功的话最好,不成功的话,把这首曲子放在一边,再写新的。如果再写一遍还是不够好,把它放在一边,继续写新的。你要不断地前进和创新,不停地创作。我一直跟年轻学生说,最重要的是你的才华,而不是你写的某首歌或是某个音乐剧。作品留待他人来评价好坏,艺术才华和能力是最重要的,要把它们融于最高效和最具合作精神的方式中。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487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