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近千年,古乐器尺八重回故土中国
廖阳 于 2017.12.05 12:28:40 | 源自:澎湃新闻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0.00/0

尺八是一种源于中国的竹制吹管乐器,以管长一尺八寸得名,音色苍凉辽阔,南宋后逐步在中国失传,后来流传到日本,保留发展至今。

在当代日本,尺八被广泛运用于民谣、摇滚、爵士、流行乐,尤其是日漫配乐是年轻人走近尺八的重要途径。

然而,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尺八仍然是小众乐器,很多人甚至将其误以为是中国民乐器箫或笛。为了消弥这种误会,也为了让尺八得到应有的推广,对尺八痴迷的中国影人Helen(聿馨),拍起了纪录片《尺八:一声一世》,在她的牵线搭桥下,日本尺八演奏家小凑昭尚更是走出国门,亲自来到中国推广尺八。

2017年12月1日,小凑昭尚带领乐队ALIAKE登台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了一场尺八专场音乐会。台上的小凑昭尚年轻又时尚,在小提琴、吉他、打击乐的陪伴下,在中国消失了近千年的尺八宛若新生,与年轻人亲密无间地互动起来。

纯传统尺八音乐没有市场

小凑昭尚出生于民谣世家,他的父亲就是吹尺八的,所以在母亲肚子里时,他就开始听尺八了。

然而,小凑昭尚真正开始学尺八是10岁。在此之前,他也尝试学过,然而尺八的孔较宽,他的手指又细,吹奏时容易将手指嵌入孔里,就停了下来。

小凑昭尚坦言,一开始学尺八,是被父母强制的,完全说不上享受,直到进入大学碰到同龄人,相互交流之后才渐渐感受到吹尺八的乐趣,“这个时候,我才开始认真学习尺八。”

1995年,小凑昭尚拜日本“人间国宝”——琴古流尺八大师山口五郎为师。然而这位大师的弟子玩起音乐来却不走寻常路。大学刚毕业那年,小凑昭尚做了一段时间的街头艺人,穿着皮夹克,游走于街头甚至地铁口吹尺八,迥异于传统的表演方式,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作为日本青年尺八演奏家里的代表,小凑昭尚用这柄古乐器创造出现代音乐,吹出传统与革新兼备的丰富音色。他的演奏不仅让人一改对尺八陈旧、过时的成见,更让初听尺八的外国人以为邂逅了前卫音乐,为其美妙的音色而感动。

从江户时代开始,尺八就是独奏乐器,然而发展到今天,它也渐渐渗透进现代乐队,成为独具魅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为了拓展尺八的生命力,小凑昭尚组建了乐队ALIAKE。乐队由四位成员——小凑昭尚(尺八)、土屋雄作(小提琴)、齐藤纯一(吉他)、美鹏直三郎(太鼓、打击乐)组成,主打“新民谣”,融合古典、民谣、流行、爵士、巴萨诺瓦,给尺八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

小凑昭尚坦言,在当下的日本,如果做纯传统、纯古典的尺八音乐,是没有什么市场的。

“作为一个尺八演奏家,如果有纯传统的尺八音乐会,我当然会喜欢听,但在现代社会要想吸引年轻人,这种方式行不通,也不能把尺八这件乐器宣传出去。”

将尺八和小提琴、吉他、太鼓、打击乐等乐器结合以来,小凑昭尚吸引了年轻人的关注。在他观察看来,如今的日本年轻人爱组乐队,在乐队里使用传统乐器的频率越来越高,尺八出现的几率也越来越多了。

尤其是日本影视和动漫,诸如《大奥》《火影忍者》《犬夜叉》常能见到尺八的身影,小凑昭尚本人也参与过日本人气动漫《怪盗基德》《黑塔利亚》的配乐,在海外吸引了一大批粉丝,中国90后、00后粉丝更不在少数。

“在动漫里大量使用尺八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这是日本本土的乐器。”小凑昭尚认为,海外喜欢尺八的乐迷其实比日本本土还要多,“他们没听过尺八,没有先入为主的概念,本能上就会觉得很好听。海外喜欢尺八的人越来越多,也能带动日本喜欢尺八的年轻人。”

往返日本十次拍尺八纪录片

小凑昭尚能来上海演出,得益于纪录片《尺八:一声一世》总制片、总导演Helen的牵线。

Helen毕业于英国诺丁汉大学,2005年在纽约大学学习影视制片管理时,她与先生古永锵产生了建视频网站的想法,优酷(Youku)因此而生,做影视项目可以说是她的专长。

Helen对尺八的兴趣,首先源于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着迷。

“去年8月,一个好朋友放了段音乐(佐藤康夫《夜明》)给我听,很震撼,我以为是箫或笛,他说是尺八,因管长一尺八寸得名,之后我才知道尺八来源于中国。”

尺八起于中国,却在中国消失,这让Helen心痛。她开始搜罗有关尺八的音视频,刷到日本动漫时,她发现里面大量运用了尺八做配乐,“国内很多二次元粉丝在上面留言,他们都觉得这件乐器很棒,但都以为是箫或笛,我经常在下面更正这是尺八,但没人知道。”

普及尺八,为尺八拍纪录片的想法应运而生。尺八大师那么多,采访谁是首要的问题。

Helen首先将筛选范围锁定在日本,三桥贵风、佐藤康夫、小凑昭尚、长须与佳、星梵竹渐渐进入拍摄之列。佐藤康夫大概是动漫迷最为熟悉的,他用尺八吹奏的《火影忍者》主题曲《Naruto Main Theme》,在中国圈了一大票粉。

“我们选人不光要选吹得好的,吹得好的一定是年纪大的大师级人物,比如三桥贵风;还有海山,他是美国人,在日本听了尺八之后就一直住下去了,一吹就是几十年;我们还选了一位女性代表长须与佳,她以前是Rin乐团的尺八师,除了吹奏,也教学;小凑昭尚是民谣世家第三代,他曾经穿着皮夹克到街头去吹尺八,尺八最初是佛教法器,是要穿和服吹的,但他就在马路上吹、在地铁口吹,非常酷……”

Helen直言,“一开始的初衷就是,尺八这么美妙的乐器在中国失传,实在太可惜了,所以就打算拍成纪录片。原本,我觉得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拉了几个人的团队就做了,甚至还确定了上线日期,随着故事越讲越丰富,素材越来越多,我们也从一开始去日本拍一次,变成去十来次。”

接触了几位日本演奏家之后,Helen越来越有把尺八“接回来”的冲动,“日本对尺八的起源完全没有争议,他们都表示这是起源于中国的乐器,演奏者们还跟我说,要去杭州‘还祖’,把尺八‘还给你们’,甚至还想去长城上吹,有一种孩子找妈妈的感觉。这让我很感动,也有了溯源的念头。”

除了日本演奏家,中国尺八制管师易佳林、青年演奏家含轩也在拍摄之列,前者近年来一直在为尺八在中国的落地奔走,后者则是中国90后尺八习练者的代表。

在当下的中国,尺八的传承情况又如何呢?

“中国目前专业学尺八的人不多,但有兴趣的人应该也有几百个吧。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90后。”Helen说。

2017年2月,Helen带着团队去日本前采,至今已经往返日本十次,纪录片的拍摄接近尾声。

纪录片展现了尺八这一古老乐器在传承中面临的困境与希望。Helen观察,尺八在日本有没落的趋势,从业人员在减少,但演奏者的演奏任务并不少,因为音色辽阔,尺八常常现身时代剧和动漫,年轻人也爱听。不过,“尺八在日本还是比较小众的,没有做的很系列化。”

拍纪录片时,Helen结识了日领馆的朋友,这位朋友吃惊的是,即便是日本,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尺八,现如今却有一支中国团队正在做普及之事。也因此,日领馆对Helen的拍摄给予了不少帮助和支持。

2018年3月,《尺八:一声一世》有望在国内上映。除了拍纪录片,Helen还将带领团队推出和尺八有关的大师访谈录、演奏会、尺八学堂,开放影视游戏定制配乐业务,让这件在中国消失了近千年的古乐器,以更多元的角色进入大众视野。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7.12.09 22:22:05
5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7.12.09 20:32:46
4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7.12.08 13:02:44
3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43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