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勃拉姆斯
hh373 于 2017.04.11 14:22:29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0.00/0

英国诗人齐格弗里德·萨松(Siegfried Sassoon)曾为观众能够很平静地接受《春之祭》而感到惊异,他说,除了他自己之外,“他们都倾听着这部并非新颖大胆的作品,好像这是由某个人的去世,比如勃拉姆斯的去世而引起的一样。”

“像勃拉姆斯的去世”——这句话在20世纪初听起来真是太令人震惊了。就是这位勃拉姆斯,他是19世纪90年代末欧洲最著名的作曲家,他的音乐创作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整整一代作曲家都受到其音乐风格之魅力和权威性的深刻影响:勃拉姆斯音乐的“雾霭”(并不是人尽乐知)无所不在。恰在此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几乎打碎了欧洲的文明世界,20世纪年轻一代的幸存者们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们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试图忘记刚刚发生过的事情,还有些人在寻找应该受到指责的人。他们毫无选择地抨击“老家伙们”,而勃拉姆斯就被看作是这“老人帮”中的主要成员。年轻人的行为未必都是充满恶意,但“结束一切战事的战争”已经造就了政治文化的疲惫不堪,并不让人喜欢的法-俄文化,正在取代德-奥的传统文明。

80年代之后出现的爵士乐时代,代表了当时音乐的发展。这位留着大胡子的老人却似乎仍然停留在原地,但至少他还属于当时的伟人。他总是紧缩眉头,可能在我们记忆中,他活着的时候永远都是如此。人们现在很容易把勃拉姆斯的音乐看作是硕大的温顺老猫,谁都可以抚摸它,而不必担心会被抓挠。但在他生前,他的音乐并不受人欢迎,尽管很真诚,但冷漠艰涩。假如我们现在还是这样认为,或许也是比较正当的反应,但不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联想到在钢琴作品Op.119第一首的《B小调间奏曲》中,下行的三度音程盘桓跌宕,最终成为了十一和弦,这种深刻而严谨的表现方式令我们深深迷恋。但当初克拉拉·舒曼第一次听到这部作品的时候,这令人痛苦的不协和音乐使她受到震撼。年轻的勋伯格不久就搜寻到了这些新颖的艰深作品,并在其中发现了那些不受欢迎但令年轻人痴迷的特性。除此之外,正像他们所说的,勃拉姆斯的音乐还具有历史价值,它像瓦格纳具有催眠作用的乐剧一样,为20世纪的音乐史增添了更充实的内容。

勃拉姆斯年轻的时候曾有一段时间不得不面对观众因为误解而产生的敌意,可以说,观众后来也没有完全喜爱他,但至少是非常尊敬他,即使是在1859年他的《第一钢琴协奏曲》问世的时候,也是如此。正像当时一位音乐评论家所说的,观众们听到的是“一部单调的、毫无情趣的抑郁之作”,就像“吞下了一个拥有尖厉的不谐和音调与令人不快的音响的饭后甜点”。可怜的勃拉姆斯后来在写给约阿希姆的信中说:“这样的唏嘘声是不是确实太多了?”当代文化史学家彼得·盖伊(Peter Gay)曾列举过许多勃拉姆斯“被疏忽”的其它原因,他说:“勃拉姆斯的同时代人从他的音乐中吸取的就像是营养好但味道差的保健食品,他对大家是极为有益的。”

勃拉姆斯拥有一个狄更斯式的家庭背景:胸无大志的音乐家父亲娶了一个不般配的年老妻子,但他努力挣钱,让孩子得到良好的教育和一些钢琴课程。小男孩的天资终于被发现了。爱德华·马克森(Eduard Marxsen)给他上了最初的免费音乐课。与此同时,这个孩子逐渐成为爱读书的人,他深深地迷恋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研究和收集民间歌曲。当时正值德国浪漫主义的高潮时期,年轻的勃拉姆斯被ETA霍夫曼作品中那个虚构的作曲家约翰内斯·克莱斯勒深深地吸引住了(作曲家与猫的自述是《公猫穆尔》这本怪异书中的主角)。不断成熟起来的勃拉姆斯不再眷恋这样的幻想世界,而克莱斯勒式的故事已经发生在了他的真实生活中。1848年革命之后,勃拉姆斯结识了匈牙利小提琴家埃德·雷曼尼(Ede Reményi),他们一起动身去旅行。此后,勃拉姆斯一生都在收集匈牙利/吉普赛音乐,这些音乐也体现在他的许多作品中,特别是《G小调钢琴四重奏》和在1891年创作的《单簧管五重奏》精彩的准即兴演奏部分。

勃拉姆斯一生中有两次至关重要的会晤。当约瑟夫·约阿希姆(Joseph Joachim)进入他生活中的时候,他正处于艺术上的转折点,因为他意识到,他既不欣赏李斯特其人,也不希望模仿他的交响诗创作。约阿希姆不久就成为勃拉姆斯的二重奏伙伴,他给予勃拉姆斯的另一个影响,就是两个年轻人能够相互交流使用对位法以来,在音乐创作中遇到的难题和它们的解决方式,他们的交流方式就如同别人在进行国际象棋的对弈。在19世纪50年代末,勃拉姆斯继续进行着学术性的练习和探索。当温特菲尔德(Winterfeld)的《加布里埃里的生活》(Life of Gabrieli)还在孤独地探索过去的未知世界时,勃拉姆斯已经比他的同时代人更多地熟知了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他后来主持维也纳音乐协会的工作,在演出曲目的安排上就反映出这方面的内容(包括许茨《Saul, Saul, was verfolgst du mich》的首次现代演出)。他还模仿“古老的形式”,创作了对位法的管风琴音乐,后几年的室内乐作品中他也使用过同样的形式。除了这些感兴趣的事情之外,勃拉姆斯还与亨德尔的编辑Friedrich Chrysander和许茨与巴赫的编辑Philipp Spitta保持了长久的友谊。

1853年,勃拉姆斯出现在罗伯特和克拉拉·舒曼的家中,他作为一名年轻的救世主而受到欢迎。不论是他的个人情感还是在音乐创作方面,他都有一种终于被理解的感觉,但两个长期存在的痛苦使这种感觉黯然失色。舒曼疯了,勃拉姆斯帮助克拉拉度过了极为艰难的时期;随后,勃拉姆斯在感情上非常依恋克拉拉(从没有适当的回报),这使他郁郁寡欢地终其一生。他身边的姑娘来来去去,那些老照片揭示了她们的不同命运。克拉拉的女儿尤丽叶(Julie)也是其中之一,她与意大利贵族的婚约促使勃拉姆斯谱写了第一首《情歌》圆舞曲和表现沉痛空虚之感的《女低音狂想曲》(Alto Rhapsody)。这些作品表现出的是歌德诗歌中《冬之旅》式的凄美伤感,也是被评论家在《第一钢琴协奏曲》中错误地发现的那种“单调的、毫无情趣的抑郁之作”。勃拉姆斯完成协奏曲的时候,舒曼已在精神病院去世,其中的慢板乐章是克拉拉“温雅的肖像画”。

对于一位天才来说,他的所有经历都会对他产生一定的影响,生活中的一切都将被充分利用。勃拉姆斯自传中讲到的这类事情具有明确的目的性,迟早它们会在音乐中再现出来:或许是在他的对位法研究中,在他与匈牙利音乐风格的冲突中,在他对巴赫或者是民间歌曲的热情里;也还在他博览群书的阅读中,在他精湛的钢琴演奏技艺或者是感情生活的缺失里;所有这一切都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一直达到极致的程度。1869年,勃拉姆斯在36岁时最终在维也纳定居下来,并在此度过其余生。冬季的几个月里,他都在从事着演奏,夏季的时间用来作曲。他作曲的时候,总是借助于浓郁的咖啡,从早晨很早的时候开始,午饭时间才停止。他在维也纳、卡林西亚(Carinthia)的Portschach和瑞士的图恩湖畔等地工作,有几年的时间,他都承受了超负荷的工作量。他成为19世纪包括达尔文、马克思和托尔斯泰等人在内的伟人之一。

勃拉姆斯遗留下来的作品或许只是他创作的一小部分,因为他热情的创作力受到了过于苛刻的自我批评的制约。据说在他的晚年,他烧毁了大量的作品,而在Op.51的几首弦乐四重奏出版之前,他自己声称,已经毁掉了20首弦乐四重奏。在完成《第一交响曲》之前较长的酝酿期里,他一定经历了无数个错误的开始。但那些被毁掉的作品是不是就真的比一贯谨小慎微的勃拉姆斯遗留下来的音乐作品更加大胆和更富有创意?我不这样认为。作曲家们通常最懂得这些事情,勃拉姆斯留给后人的就是经过深思熟虑而具有权威性的作品全集。

我从音乐中能够听到作曲家总是在不断进步。说实话,我比较喜欢他的晚期作品,而不是早期作品。很难说到底哪一年是勃拉姆斯创作成熟期的开始。他在1878年和1879年的夏天创作了再现意大利蓝天的《小提琴协奏曲》、Op.76的钢琴作品、《G大调小提琴奏鸣曲》和Op.79的钢琴《狂想曲》。在1881年,他不仅完成了不朽的《第二钢琴协奏曲》,还创作了华美冷峻的合唱作品《悲歌》(Nänie),这部作品像古典雕像一样,静静地观望着世界。1885年创作的《第四交响曲》以帕萨卡里亚舞曲作为终曲乐章,这是自巴赫以来最伟大的帕萨卡里亚舞曲。但即使如此,我还是认为,1887年完成的《二重协奏曲》(Double Concerto)超越了《第四交响曲》。因为协奏曲中充满活力的阳刚之气融会在了急切流露的情感宣泄中,结束部闪烁着绚丽光彩,这也是勃拉姆斯最为高兴的得意之作。

1886年夏季,勃拉姆斯在瑞士完成了情绪有些消沉的《C小调钢琴三重奏》和《第二大提琴奏鸣曲》,这两部作品与《二重协奏曲》一样,显示出勋伯格创作初期的现代派音乐风格。勃拉姆斯在1890年创作了《G大调弦乐五重奏》Op.111,这部作品使他认为自己的创作生涯已经进入尾声。但随后勃拉姆斯结识了德国单簧管演奏家Richard Mühlfeld,他们的相遇令勃拉姆斯重新焕发出创作力量,他最先完成了《单簧管三重奏》。但这部绝妙的作品在随后创作的《单簧管五重奏》的阴影下总是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三重奏开头乐章的严酷冷峻在慢乐章的沉湎柔情中得到弥补,接下来的圆舞曲段落轻松愉快,而终曲乐章极具匈牙利音乐的精神实质。《五重奏》堪与莫扎特的作品媲美。布里顿年少时极讨厌勃拉姆斯的音乐,也包括这部作品,但在汉斯·凯勒(Hans Keller)的引导下,他也不得不承认,《五重奏》是一部佳作。

对单簧管的钟情并没有完结。勃拉姆斯还创作了两部单簧管奏鸣曲,也像《三重奏》和《五重奏》一样,奏鸣曲中展现出作曲家性格中相互对立的几个方面。《F小调奏鸣曲》的第一乐章就呈现出热情与冷漠的鲜明对比;《降E大调奏鸣曲》的第一乐章精致、可爱。《F小调》的终曲乐章很有些英雄气质,似乎与《二重协奏曲》产生了共鸣,而《降E大调》是在精美练达的变奏曲中结束的。这些作品既是勃拉姆斯两副面孔的真实写照,也是历史的本来面目。作曲家不单充分利用了其师长们的奏鸣曲传统,还在巴赫及其前辈古老的对位法世界里有所作为,他的作品就是其极富想象力一生的概括总结。古老传统与晚期浪漫派和声技法的结合,成为一种催化剂。这些作品不仅是音乐创作悠久历史的丰硕成果,它们还直接引导了音乐发展的未来,期待着在勃拉姆斯去世之后几年时间里音乐创作的变化。

或许有许多乐迷都从勃拉姆斯在1892和1893年创作的晚期钢琴作品中吸取了营养。一方面,他在日记中坦诚地为自己的一生感到遗憾,而另一方面,他创作的小品几近完美,每一小节都可谓是大师之作。勃拉姆斯音乐的魅力非常强大,那些对之比较熟悉的人都会爱不释手。我在此想起William Trevor的一部电视剧,剧中的一个角色是典型的苦乐参半、伤感与逗乐并重而毫无希望的家伙,他简直无法应付生活(他成为汽车公司的推销员,还把一个巨大的塑料金鱼放在房顶上),一切都在绝望中结束。而我们在勃拉姆斯晚期钢琴作品中听到的就是这样以悲喜剧为背景的情感表达。这样的选择非常完美。这位给予艺术规律性发展的最后一位巨人,在包括我们当代人在内的所有乐迷心目中都拥有强烈而神秘的魅力。勃拉姆斯的去世的确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生平大事记

1833年:勃拉姆斯5月7日出生在汉堡的一座廉价公寓里,他是家里三个孩子中的老二。他的父亲在各种专业音乐团体中演奏长笛、圆号和低音提琴。他的母亲是位裁缝和主妇。

1846年:钢琴演奏家克拉拉·舒曼创作了她的《钢琴三重奏》Op.17。勃拉姆斯在1850年代末对她产生的炽热爱情,最终转变为终生的友谊。尽管克拉拉在1880年曾说过:“对我来说,他是位如此神秘的人物,就像25年前一样让我感到陌生。”

1848年:勃拉姆斯举办了首次钢琴独奏音乐会,他已经创作并改编了许多音乐作品,还为父亲的演奏所在地阿尔斯特亭台创作了六重奏。由于匈牙利起义遭到镇压,许多流亡者来到汉堡。匈牙利民间音乐立刻在汉堡流行起来,勃拉姆斯也受到深刻影响。

1853年:勃拉姆斯在杜塞尔多夫拜访了舒曼夫妇,他那极富表现力的钢琴演奏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几个月后,当罗伯特试图自杀的时候,勃拉姆斯急忙赶去帮助克拉拉。他爱上了克拉拉。

1854年:瑞士作家Gottfried Keller创作了他的半自传体小说《Der grüne Heinrich》。勃拉姆斯与Keller成为朋友,并为他的几首诗歌谱曲。

1859年:勃拉姆斯公开反对李斯特的音乐和他的圈内生活,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勃拉姆斯的《D小调钢琴协奏曲》在莱比锡(李斯特的家乡)的演出遭到冷落,以及为什么出版商Breitkopf 和Härtel都拒绝出版他的一些作品。

1863年:“圆舞曲之王”小约翰·施特劳斯被聘为维也纳舞厅的音乐总监。勃拉姆斯曾说过,《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很遗憾不是勃拉姆斯创作的。”

1868年:音乐评论家爱德华·汉斯利克公开表示了反对瓦格纳的态度,他发现自己在瓦格纳的《名歌手》中受到了拙劣模仿。勃拉姆斯的音乐也在与瓦格纳抗衡,因而引发了许多冲突。

1869年:父母亲在1864年婚姻的破裂令勃拉姆斯深感痛苦,不久他的母亲就去世了。他完成了《德意志安魂曲》、《女低音狂想曲》和《情歌圆舞曲》等作品。

1875年:勃拉姆斯(右图为Willy von Beckerath所画)放弃了他作为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乐团指挥的职位,而专注于音乐会巡演和作曲。安东宁·德沃夏克赢得了奥地利国家奖学金,勃拉姆斯是评审委员。他后来说服自己的出版商出版了德沃夏克的音乐作品,还委托他创作《斯拉夫舞曲》。

1879年:Richard Mühlfeld成为迈宁根宫廷乐团的首席单簧管演奏家。在1890年代,勃拉姆斯被他的演奏所打动,为他创作的两首奏鸣曲Op.120。

1880年:汉斯·冯·彪洛邀请勃拉姆斯指挥在迈宁根的宫廷乐团,“演绎”他的几部新作,比如第三和第四交响曲、《第二钢琴协奏曲》等。勃拉姆斯在德国巡演中一直演出这几部作品。

1890年:德国象征主义画家Max Klinger完成了他的《Die blaue Stunde》。作为业余钢琴家,他在《勃拉姆斯的幻想》中描述了一个从勃拉姆斯音乐中获得灵感的梦境世界。

1897年:勃拉姆斯于4月3日在维也纳去世。他的坟茔在维也纳中央公墓中,旁边是贝多芬和舒伯特。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音乐的主要风格特征

民间歌曲——勃拉姆斯年轻时就热衷于民歌素材的收集,这也是浪漫主义运动所带来的影响。他根据民歌改编了200多首合唱、声乐和钢琴作品,最早的作品集是1858年出版的《给孩子们的14首民歌》。勃拉姆斯的歌曲融合了许多民歌歌词和旋律,这一类的最卓越作品是1894年出版的《49首民歌集》。

不断发展的变奏——这个由勋伯格发明的词组,是用来描述一种我们都非常熟悉的作曲方式,那就是主导动机的连续发展,而不是变奏曲的外在形式。勋伯格研究了从JS巴赫音乐开始,到维也纳古典乐派的创作,他发现,勃拉姆斯的音乐是最有成就的。他特别谈到了勃拉姆斯《F大调第二大提琴奏鸣曲》Op.99的第一乐章和《四首严肃歌曲》的第三首歌曲。

早期音乐——1854年,21岁的勃拉姆斯在舒曼的图书馆中度过了许多时日,他在此发现了在当时还不为人所知的文艺复兴晚期和巴洛克早期的大量音乐作品。勃拉姆斯立刻就把这些音乐技法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完成了许多作品,其中包括:为管风琴创作的一些富有创意的对位法作品,一部拥有古乐风格的无伴奏《弥撒曲》和几个融合了古舞曲的乐章,比如在1882年创作的《F大调弦乐五重奏》Op.88中的萨拉班德舞曲。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还没有时间去研究勃总的作品。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7.04.12 22:48:25
1
提示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0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803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