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凶猛
肖向东 于 2016.07.20 13:23:23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绝大部分的情歌都是温情脉脉、你侬我侬的,但也有一类情歌,风格凌厉,笔锋凶狠,以致让人有种情深不寿的不祥之感。这两类歌所体现出的爱情观自然是不一样的。王安忆在比较《简爱》和《呼啸山庄》的时候曾说过,前者写的是掌握在我们手里的爱情,是那种“客厅里的爱情”、“梳妆台前的爱情”或“女人针线篓子里的爱情”,但后者所写的爱情,则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已变成“与我们人类对峙的力量”,几乎就要打败人类的“永恒的力量”,它 “那么强烈,可以把人摧毁,把你的理智摧毁,把你的肉体摧毁,而它永远存在”。王安忆所说的这两种爱情正可以对应上述两类情歌里的爱情,而我这里所谓的“凶猛的情歌”唱的正是这后一种,这一类歌并不多见,下面试举几例。

《征服》是那英的代表作,甚至可以说是最能代表她风格的一首歌,因为这首歌将那英身上的女汉子气质最大程度地表现出来了,泼辣,痛快,彻底。这首歌高潮处写的是: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 我的爱恨已入土/你如果经过我的坟墓 你可以双手合十为我祝福。这样的词配上那英大气、干脆的演唱,带来的画面感确实有点可怖,让人既敬又畏,与《呼啸山庄》里男主人公希刺克厉夫对女主人公凯瑟琳的感情如出一辙: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凯瑟琳一个人,除了她,一切都无意义,而失去了她,他马上开始厌恶整个世界。在凯瑟琳死后,他甚至非常迫切地等待自己死去的那一天。这样的深情实在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也一样,这首歌的曲和唱由莫西子诗包办,试看这一段:不是你亲手所杀的/活下去就毫无意义/你呀你终于出现了/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这颗心就稀巴烂/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莫西子诗以他特有的彝族人吟唱的方式反复地重复这最后一句,非常到位地挖掘出这句凶狠的誓言里令人感动的那一面,既有非爱即死的说一不二,也有哀婉恳切的荡气回肠,令人感喟。

台湾乐队草东没有派对也有一首非常类似的歌曲,名字就叫做《情歌》。与《征服》一样,这首歌写的也是失恋,其不依不饶之处比之后者毫不逊色。其中写道:我把故乡给卖了 爱人给骗了/但那挫折和恐惧依旧/杀了它 顺便杀了我 拜托你了。这里的“它”指的也是爱情,“杀了它”和“杀了我”在某种意义上是等同的,非常微妙的是,这里用了“顺便”两个字,这有点像买一送一的意思,两个“一”看起来捆绑在一起,但实际上后面的那个“一”远远不及前面的那个“一”,其言下之意大概是,跟爱情比起来,自己的肉体乃至整个人根本不算什么,没有了爱情,“我”其实也是轻如鸿毛,什么都无所谓了。再加上后面的“拜托”两个字,这当中的心灰意懒非常动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心灰意懒是以一种非常暴烈的形式展现出来的,草东没有派对的演唱很有种暴起伤人的味道,令人心旌摇曳。

这些凶猛的情歌所说的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要么爱,要么死,并无任何中间选项。如果要用一句诗来形容这种爱情观,那大概就是“一身孤注掷温柔”,就像《呼啸山庄》里的希刺克厉夫,用一生做一个赌注,为爱生,也为爱死。这种活法,可怕却也可敬,其中况味实在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027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