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伊特:候鸟的全球性迁徙
贾晓伟 于 2016.03.14 14:49:13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30

  • 制造商=CANON;型号=CANON EOS-1DS MARK II;摄影师=http://peterhundert.com;焦距=70毫米;光圈=F6.3;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100;曝光补偿=0.0EV;曝光时间=1/100秒;曝光程序=手动模式;日期=2006.11.06 13:55:33
  • 1958年生于渥太华的安吉拉·休伊特,与1932年生于多伦多的格伦·古尔德,是不同境况下的两代人。在1970年代的一个电视片里,古尔德作为多伦多最为有名的人物介绍该城。观众惊讶地发现他对当下的多伦多所知甚少,所说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童年的记忆。可见表面上以“酷”闻名世界的古尔德,其实属于一生守护故土的老派人物。他年纪轻轻,就取消登台演出,是为了不做演出商控制的国际候鸟,在陌生城市的旅馆里漂浮地活着。休伊特已经完全不同。作为当下最有名的巴赫诠释者,她乐意全球性迁徙。渥太华是其偶尔回访的旧地,她住在伦敦,拥有加拿大与英国双重国籍。

    与休伊特息息相关的城市,还有一座与伦敦有“双城记”意味的巴黎。年轻时她居此城有好几年时间,曲目里时常出现弗雷、拉威尔与梅西安,即是巴黎留给她的印记。不过,休伊特赢得全球名声的是她的巴赫《平均律》。早在1985年(古尔德去世后没几年),不到30岁的她就获得了多伦多巴赫国际钢琴比赛奖;从1994年到2005年,休伊特几乎录制了所有巴赫的键盘作品(其中《平均律》最引人关注),甚至被封了“巴赫女王”的称号。她2008年到北京,2011年抵广州,演奏会主打的曲目是巴赫。在全球化的今天,国际音乐大腕候鸟般南来北往,不像十几年前那般引发国内媒体关注。信息爆炸的今天,古典音乐信息的影响力大打折扣了。

    我最早是从一张Hyperion公司出品的巴赫钢琴作品里听到休伊特的。她的录音多由此家公司操办。最初听没觉得怎么样,因为巴赫作品的录音太多了,浩如烟海,听不胜听。后来是在一张纪念巴赫逝世250年的影碟上,见到她的真容,这才开始留意。影碟的名字叫《48首前奏曲与赋格》,也就是《平均律》,咖啡色封面,图像是一座古老的城堡,上面有一只十字架。休伊特与俄罗斯钢琴家德米登科一起出现在影碟里。德米登科是北京国家大剧院的常客,我曾听过他的肖邦与梅特纳,自然想了解他的巴赫什么样子。与此同时,休伊特的演绎也不能忽略。大约反复看了十遍以上,休伊特的巴赫让人不得不服,特别的棒。

  • 说到“棒”,是拿她与同时代的钢琴家做比较。谁都知道《平均律》听起来容易,弹起来难,把几个片段搞得有声有色可以,但全体拿下,且自有一派格调与气派,必须有真功夫与独特的理解,近乎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平均律》与“兰亭”,是键盘音乐与书法的百科全书般的存在,既属于基础,又堪称终极。休伊特的《平均律》层次多变,音符水流里的各种几何形体舞蹈不已,让人心向往之。但与古尔德等大师的演绎比较(只要是弹了《平均律》,都难逃与其他版本比较的宿命),其线条没有那么干硬,水润润的,光影婆娑,甚至迷离,但就对建构的理解、对称与内在变化上,则有所不及。结像,语句相接处的精致与微妙,即确定性——是其问题所在。

    但休伊特也许代表的是今天的演绎美学。取消了从前作品上所谓的精神深度,细节上的严丝合缝,能演绎出作品既有的神秘已经很不错了。当下的欧洲,谁还要求你画出列宾水准的素描,安格尔的油画人体?演绎的美学观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印象式”的表达也许契合的是时代的需求。休伊特作为筑出巴赫巢穴的候鸟,在全球性演绎,已经是一个福音使者。如今,谁还有能力全本诵读神圣经典呢?让人好好倾听巴赫,已是功德无量了。

    总体来讲,在人人都像候鸟,气流般忽起忽伏的今天,欧美大师依旧保持了出场时应有的技术水准,从无苟且与欺骗,大多对得起乐迷被撕下的那片票根。几年前听德米登科,觉得他的技术大于他的名声,演奏时的沉迷程度让人感动。与此相比,国内那些所谓的大腕小腕,演奏时从没有虔诚的沉迷,像是一边看着琴箱里钞票多少,来安排自己的激情与动作的起伏。看人下菜碟,不可能有对音乐的忠诚与真正的热爱。休伊特敢用11年时间打造与磨砺巴赫,对于我们这个讲求速成的环境来说,实在太长了。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5721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