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霑遗稿:多余事
黄霑 于 2004.11.25 22:07:13 | 源自:未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9.50/19
  • 今时今日,你在香港街上随手捉住一位青年人问,什么歌曲可以代表香港啊?

    我相信十位有九位都会说:Cantopop!

    粤语流行曲!

    不过,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香港,就算是排位子都轮不到粤语流行曲。

    那时,官方语言是English(英文)!当然啦,管治都靠它的呀!Chinese(中文)只是第二语言,SecondLanguage.会讲英文,做警察都威风。肩章红色(就是所谓的“红肩膀”),每个月除了薪水外还有额外的津贴。

    一流夜总会,全部只演奏欧美歌曲,二三流的,才有旧国语时代金曲听。那么粤语歌曲呢?哈!对不起,出不了大场面!

    据“粤语流行歌之父”播音人、商台大哥周聪先生讲,他那时的确和吕文成先生的大千金吕红小姐合作过很多,用小曲填上广东词的通俗唱片。但只是这类唱片,主要买家是东南亚的人。他们文化水平不算很高,一般文绉绉,开口就说“萧郎引凤始”,闭口又说“巫山神女梦”,很多典故的歌词,那群大哥们不明白,也不太喜欢听,所以都愿帮衬我们的周大哥。

    不过因为市场真是小,所以制作成本惟有将就。周大哥也好坦白,当年接受“中文大学”音乐系陈守仁博士访问,就说得很明白:“即使唱错,只要不太明显,也要推到市场上。”

    品质欠佳难免受到歧视,而且填词的前辈,为了迁就南洋的听众老板们,力求通俗,有时一不小心,未免平庸。通俗变成了庸俗,粤语流行歌的地位,就怎么努力都提高不起来。因为一直都“哥仔吖靓就靓得妙”或者“飞奇跃落坑渠”,老老实实,除了当谐曲唱一下,除了笑,也好难登大雅之堂。

    记得自己初入填词行,是填国语歌词的。那时,我的普通话比现在的新扎新人还差,只好找个说国语的人依靠,每一个字都问发音对不对。

    而讲出来又好笑,请我填词的老板,并非别人,正是专和周聪大哥合唱“粤语时代曲”的吕红小姐。连她是老板都不出粤语歌,香港本地方言歌地位,可想而知。她也不是第一个音乐界同行这样子看广东方言歌。

    记得当年“商业电台”要推出一套长篇广播剧,要找主题曲。于是请他们的广告总监邝天培先生亲自执笔写旋律。歌是青春女歌星林洁唱的。那套剧很好,那首歌也好流行,但是奇怪的是那首主题曲是唱国语的。

    那套剧粤语对白,主题曲却是国语歌词,世上无奇不有之事,这件都算是十大之一了。

    今天,上了年纪的听众,听见“你问,我想什么,我怎么对你说”,一定知道是当年名曲《蔷薇之恋》,而填词的还是“粤语时代曲之父”周聪大哥呢。

    歧视粤语歌的传媒,不仅“商台”一间。TVB、RTV全部一样。顾嘉辉做“无线电视”音乐主任,为该台在上世纪60年代末写的主题曲《星河》仍然是用国语唱的。

    要到上世纪70年代,身为非广东人的监制王天林振臂一呼,力排众议,电视台才有广东话主题曲。

    这首就是仙杜拉演唱,叶绍德填词,顾嘉辉作曲的《啼笑姻缘》了。

    “我们交由仙杜拉主唱,原因是她在乐坛以唱英文歌及国语歌为主。由她唱出这些粤语歌曲,起码不会给人老套的感觉。

    可见那时信心实在不大。”这是后来顾兄在《金曲十年特辑》接受“港台”倪秉郎访问忆述的话。

    但天时地利人和三配合,《啼笑姻缘》一出,歧视马上消失无踪,以后人人Cantopop!什么“难登大雅之堂”、“老土”,没有人再提起!(黄霑 2004年11月17日)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5156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