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一声笑 路随人茫茫 送别敬爱的黄霑先生
的灰 于 2004.11.25 21:58:02 | 源自:不明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 也许你不熟悉他的名字,也许你不认识他的面孔,但是你一定听过他的歌。“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浪奔,浪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焚心以火,让火烧了我,燃烧的心,颂唱真爱劲歌……”“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有些人就是要在离去的时候才让你意识到他的陪伴,才知道他在你生命中已经有了多么深刻的印记,才知道这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对你的生活有过什么样的影响,比如黄霑。

    数十年艺术生涯中,黄霑写过两千多首歌曲,作词兼作曲,众多作品广为传唱,在香港家喻户晓。他和金庸、倪匡、蔡澜并称“香港四大才子”,香港人还特别称他与倪匡是“文曲星”下凡之分身,说倪匡是文星,他是曲星。实际上黄霑的文才也相当了得,他拟就的广告文案“人头马一开,好运自然来”至今被列为广告界经典作品,著书《不文集》连印六十多版而盛行不衰,为许多媒体撰写的专栏也广受欢迎。作为香港中文大学毕业生,黄霑尤其精研中国古典文学,他的许多填词作品都充满盎然古意,并有六朝文人之疏狂大气,在香港乃至中国文艺界堪称翘楚。他为《倩女幽魂》、《笑傲江湖》、《黄飞鸿》等古装电影谱写的主题歌连获数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歌曲奖,这些电影后来都陆续翻拍过其他版本,水平见仁见智,但是论及主题曲的艺术价值与流传程度,无人可以与黄霑的原创相比。

    而黄霑之所以在香港盛名卓著,还不仅仅因为他的旷世才华,更是因为他的至性至情和潇洒不羁的风范。“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天知晓……”,黄霑创作的这首名曲《笑傲江湖》有许冠杰、罗文、任贤齐等众多明星唱过,却是黄霑自己用他那破锣嗓子演绎的版本最为深入人心,录成唱片后一口气卖了三十多万张,而且创下了两天卖十万张的纪录,只因这种浪迹红尘、物我两忘的气概正是黄霑本人的人生写照。黄霑是香港著名的“黄老邪”,“黄老怪”,他爱笑,有他出席的节目总会让观众跟着他的朗朗笑声一起忍俊不禁;他爱玩,不但经常客串电影、电视剧的导演、编剧和制作人,还时不时地演几个小角色,而且非常有颠覆精神,演的几乎一色都是猥琐小人:《花田喜事》里的贪官、《大富之家》里的淫汉、《七年之痒》里的色鬼……他的绰号叫做“不文霑”,好钱好色好酒好烟,爱憎分明,口无遮拦,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他毫不留情地指责成龙在“小龙女事件”中的表现“不是风流是下流”;公开批评梅艳芳工作态度不认真,录制唱片有失水准;说金庸作风独裁不民主,甚至还会老着脸皮抱怨罗大佑“开演唱会竟然没有请我做嘉宾!”另一方面,他也会在一片争议中 “支持梁朝伟什么戏都拍”,声援李连杰关于“我不是任何人的接班人”的宣言,称赞乐坛新人王力宏在音乐上的创新与努力,敬佩张国荣够强韧,忍得住风风雨雨:“……这样事,我就忍不住。通常有人妈叉我,我认为批评得不对、不公道,我一定妈叉翻转头!……”

    黄霑与去年刚刚去世的张国荣是忘年之交,同是性情中人,一向互相欣赏。他评价张国荣的唱功:“至今,港台歌手,没有人有他那种特别的韵味。他的低音雄浑,共鸣太好了,圆圆厚厚的,入耳之舒服,有似陈年干邑,醇醇地流入咽喉,暖洋洋而带几分挑逗,百分之百‘掂’!”他疼爱张国荣的纯良,许多场合都如老顽童一样捉住张国荣拥抱亲吻,连上台接受张国荣为他颁发的奖座时也不放过机会,每每引得全场大笑。张国荣的葬礼上,黄霑出席致辞,说话间老泪纵横:“哥哥是造物者的光荣,一切传统优美的品德和价值观,完全在他身上体现出来……”对后辈的痛惜爱护溢于言表。去年的一次访问中,他对记者说:“失去了哥哥,我们也要开心地活着,我们反正总是要再见的,我这么大年纪,见到他还会比你们快些……”

    但是黄霑,他还是走得太快。他今年刚刚六十四岁,并不算很老,仍然在创作领域游刃有余:“八十年代开始,我就觉得有些粤语歌词不通了,一度很生气,后来我觉得这是在向不好的东西投降:我技术明明比你好为什么要向你投降?所以就让人刻了一个印——‘不信人间尽耳聋’。我现在有得写就写下去,拼了命写,写到没人听,写到没人要,写到死。”他仍然尽力支持着自己的朋友和同行,还答应老搭档顾家辉在明年正月继续合开“辉黄演唱会”还开玩笑说排名一定要在顾家辉之前:“‘霑’前顾后嘛。”他也仍然关心着香港艺坛的发展潮流,多次撰文对当前演艺界现状表示担忧:“香港的流行音乐已经死了……顶峰时没想到好好培养创作人才,所以现在青黄不接得很厉害;唱片公司急功近利,只肯下工夫包装漂亮歌手……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才是顶峰,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凡夫走卒,都在听我们的音乐,那时流行音乐真成了香港的代表,这种现象是不能再回头的……”

    不能再回头。随着罗文、张国荣、梅艳芳、林振强、黄霑等殿堂级音乐人的陆续逝去,曾经伴随我们走过半生的香港流行音乐已经渐行渐远,演艺圈青黄不接,颓势已成,下一个轮回的振兴不知会在何年何月,那江湖已经不再是我们的江湖,我们喜欢过、追随过的绚烂星辰,流光声色,都在一个个深情的回眸中先我们而去。黄霑在为张国荣致上的悼词中曾说:“是否一个天地灵气所钟的人间传奇,一定要在其舞影飞跃到最高美丽的一刻,便要将其身影凝住,这样他才会永远地收于我们的共同回忆之中,留住他最灿烂的光华?或者是否上天想通过他,教我们从今以后要好好学懂珍惜,由今日起我们要很率心地爱护我们本来就该爱护的事物,因为好的事物不会永远陪伴着我们?”我想说:是的,一切的美好都不会永存,只能让我们在其风流光影中怀念和珍惜,就如你,霑叔。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243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